谈谈对佐樱的看法

佐边:

结局出来的时候,对于鸣人雏田多少还是有心理准备。毕竟人家俩虽然基本没说过话鸣人对雏田的暗示与告白不知为何总是选择性遗忘,他俩好歹也没有深仇大恨一直站在同一个阵营。婚姻无需轰轰烈烈的爱情,温水煮青蛙也是一个好的选择。在《the scarf》出来之前,我觉得这一对儿好好培养一下也是很有发展的。当然,决不会是剧场版里“我的红围巾时尚时尚最时尚”以及19岁就结婚以及“喜欢小樱就是在赌气”这种全盘否定的节奏。
















但是佐助和小樱不一样。
















说句实话,我开始看火影完全是因为佐助的颜。没错,就是下图这个。
















在当时盗版文具横行的年代,只有初中一年级的我在一个垫板上看到了这张图,当时对佐助惊为天人(别问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于是下定决心要看火影。而小樱,理所当然的被我当做了佐助的官配。
















火影第一部的制作与剧情即使现在看我也觉得十分精彩,难得佳作。中忍考试时逻辑严密,剧情紧凑,打斗精彩。人物塑造也丰满,个性十足。无论正面角色反面角色均是魅力十足,配乐与动画效果也足以掩盖画风的凌乱。记得当时班里男生普遍喜欢我爱罗,考试的时候也不止一次幻想如果有白眼或者写轮眼多好。
















扯远了,当时我只有初中一年级,还是纯洁的不知何为耽美的小姑娘。第一部的时候我还是很支持佐樱的。现在想想,可能和那时候的心智有关。同样的12岁,情窦初开,喜欢长的帅成绩好的同班男生简直再正常不过。12岁的小樱简直就是少女心情的代表。因为喜欢,所以他的一切都可以找借口,他对我的冷淡一定是因为我不够努力。近水楼台先得月,总有一天他会被感动的。
















但是我们不可能永远活在12岁。
















上高中时,大批新动漫的涌入使得jump三大漫的人气分散。好作品层出不穷,加上火影动画原创无聊,漫画情节拖沓,很多原来的粉丝也渐渐不再追。我追下来的动力只有一个,佐助。
















那时候我已经度过了少女心境,再回头看,曾经让我落泪的小樱月下告白也变了味儿。小樱对佐助的喜欢我不妄加评判,但佐助对小樱?对不起,除了淡的可怜的同窗之谊我什么都看不出来了。曾经第一部让少女时期的我热血沸腾的什么“小樱抱住佐助佐助就消除咒印”“佐助走之前对小樱说谢谢”,现在看来真是意淫都意淫的如此可怜。我不明白除了少女时期,什么样的人会把这看做是佐助喜欢小樱的证据并脑补出一系列“爱你在心口难开”的剧情。喜欢一个人,即使为了复仇不能和她在一起,也不会对她明显的示好无动于衷,也不会一次次的说她“烦人”,不会干什么都不告诉她,更不会把她为探望你时精心削的水果打翻在地。对她的建议充耳不闻,对她的恳求无动于衷。这就是喜欢?12岁的佐助只是冷淡,但绝不是喜怒不形于色。他面对鸣人的挑衅会孩子气的回应,会不屑的叫他“吊车尾”,会和他打嘴架,会为他挡针,会和他一起修炼;会在终结谷坦诚的告诉他“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但是你不要阻碍我”。说白了,小樱在佐助心里根本就不是一个平等的朋友和对手,除了在中忍考试,他从未正视过她。
















等到第二部他俩连交集都少的可怜,我更不知道这个喜欢是从哪里能看出来了。
















第一部的时候小樱已经有很多黑了。毕竟不卖萌不卖肉AB的画风也一般和两个男性角色比起来也没什么闪光点。男生嫌她把鸣人当备胎哪比得上雏田大小姐温柔体贴一往情深,女生嫌她不自量力明明喜欢佐助还吊着鸣人……真是两面不讨好。而当她向鸣人假告白并要去杀佐助时,黑子们简直活跃到了一个高峰。这下好,鸣粉佐粉都得罪了。
















但我却是在这时候喜欢上她的。
















我以为,她终于走出了12岁的心境,不再是那个不懂事的恋爱至上的幼稚少女。她终于下定决心告别过去,不再躲在鸣人身后而是真正的去为曾经的伙伴做点儿什么。不管她选择的道路和方法对不对,她终于迈出了一步,告别那个只会哭泣只会恳求的自己。
















但同时我也认为,小樱和佐助,真的不可能了。她和其他人一样,终于放弃了他。她不去了解佐助背负的重担,不肯相信他的作为,她甚至没有与他一同赴死的决心,没有为他求情的意愿。这个时候鸣人就显得格外的突出,也是这时候鸣人生生把我从玛丽苏掰成了鸣佐党。
















佐助对小樱怎么样大家有目共睹,无视她,说她没用,现实里杀她一次月读里捅她一刀,直言“不知道她为什么喜欢我,我对她一点儿兴趣没有。”别和我说这叫“口嫌体正直”。简单来说,他不讨厌她,她杀他他也不在乎,因为他压根没把她放在眼里。
















佐助会和鸣人讲解作战计划,会配合鸣人的查克拉,在危急时刻第一反应就是保护鸣人。即使最后要和鸣人决一死战也会和他耐心的解释自己的理想。他向来都是大大方方的说出“鸣人是我唯一的牵绊”,无论是面对六道还是鸣人本人。
















我不敢说我懂爱情,但至少我以为,爱情要建立在平等之上。未来发生什么我无从知晓,但是过去发生什么却很难遗忘。我不认为,一个坚强独立乐观在战场上独当一面的女性会甘愿为一个无视她伤害过她甚至羞辱过她的男性生儿育女操持家庭,从此戎装换红妆。我也不认为一个冷静自持始终清楚自己内心想法的男性会突然对一个他以前从未放在平等地位的女性产生兴趣。
















700以前,我曾经以为作者不会在结局安排任何CP,暧昧或许有。
















即使有CP,我猜过鸣人雏田,佐井樱,以及鸣樱,佐助孤身一人或者和从未出场过的角色。
















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小樱和佐助居然成一家了。佐助不着家,小樱当爹又当妈。
















简直是从各个意义上谋杀了这两个角色。
















小樱是坚强的勇敢的在战场上没开挂也能痛扁辉夜的女忍者,无论她嫁给谁有没有当母亲,她都是这样独立的女性。对不起,我接受不了这个苦守寒窑十八年的樱宝钏。
















至于佐助,在他说出“赎罪”那两个字时他已经崩了。他可以为了感情放弃报复木叶,但不会为了感情放弃革命的理想。手段可以变得温润,但决不是无所作为。
















如果这就是爱情,那我只能祝那些支持ZY的开心。

评论
热度(267)
  1. 佐边 转载了此文字

© 三觀不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