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你度过漫长岁月

皮喵:

        一次次失去又重来,我没离开,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题记


        千手柱间有一只不属于自己的忍鹰。


        千手柱间其实没有通灵兽一说。强大如他,战斗时总会召唤出各种高级木龙木人,确实不需要什么动物辅助。他的那只忍鹰,是从他的挚友宇智波斑那里顺来的。


        作为与忍者之神千手柱间齐名的强者,宇智波斑在得到九尾之前,通灵兽于他用处也不大。他的那些大大小小的忍鹰,仅仅作为通讯工具与打发时间的宠物养着罢了。


        但宇智波斑喜爱这些桀骜不驯的动物。如他自己,眼光凌厉、性格高傲、凶猛无畏。虽说他不能翱翔天际,但看着这些雷霆万钧俯瞰山河的雄鹰突破云际的模样,也不失为一件人生美事。


        千手柱间不这么认为。相较这些孤傲不羁的扁毛畜生,他更喜欢那撒娇卖萌的圆毛动物。而且斑在驯鹰时白嫩的手臂总会被那尖锐无比的爪子抓得皮开肉裂血肉模糊。如此疼痛也没见斑的眉头一皱,面无表情的脸淡漠得很。


        他不懂斑内心的想法。他不懂为何斑不管不顾自己伤痕累累的手臂却给这些罪魁祸首细细顺毛。他不懂为何斑暗地对族人关怀备至却总是独来独往假装专制。他最不懂的是,斑明明与他理念不一却总是顺着他的心意,明明是那么骄傲的一人却甘愿为他隐于幕后。


        斑是雄鹰,却甘愿为他伏蛰成麻雀。


        说起来,那只从斑那里顺走的雏鹰,到最后还是被他养成了麻雀。他似乎从来都不懂得如何驯养这些桀骜的动物,正如他从来都不懂得斑淡漠底下的那颗心,从来都不懂得为何斑不喜蘑菇烩饭,为何他对自己送的短诗集随意丢弃,为何他对自己温润的外交方式总是嗤之以鼻。


        尽管如此,斑还是一如既往地陪在他身边,即便被扉间排挤,即便被村民恐惧,即便被族人误解。


        斑是雄鹰,属于一望无垠的天空,而不是为他勉强收起羽翼,日日夜夜待在那个困住他的笼子里假装自己是麻雀。


        斑属于战场,是战场上最艳丽的一朵玫瑰,硝云弹雨中傲然怒放的浴血玫瑰,让人不寒而栗却美得移不开视线。


        斑训练雏鹰的方式惨无人道却有效至极。让羽翼未丰的幼鸟从悬崖峭壁旁始料未及地跌下。稚嫩的雏鹰只能不停地扇动自己小小的翅膀从这万丈深渊下勉强上行。用死亡的恐惧激起它们生存的本能。


        要么飞,要么坠落。


        宇智波斑确实是残忍的一人。世人皆道宇智波族长霸道独尊我行我素,却从不知他霸道的表面下那颗疼惜弟弟守护族人的柔弱的心,从不知他为此生唯一的挚友敛起锋芒折断羽翼的煎熬与纠结。


        而作为斑身边唯一的人,千手柱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却放任自流,正如他把本该桀骜的雄鹰养成了温顺的麻雀。


        说到底,不过是自私而已。


        用温情却不可兑现的承诺困住他,用柔和却假装信任的笑容欺骗他,用低落却包藏心机的消沉软化他。这一切,仅仅是为了自己想时时刻刻看见他的欲望,不过是那隐藏在温和外表下的龌蹉妄念罢了。


        正如他所料,斑留下了,折断自己的羽翼,收起自己的高傲,心甘情愿屈就于下,陪在他身边度过了如此漫长的岁月。


        为了让斑高兴,他撒娇卖萌,时时刻刻粘着斑。他送他自己最爱的短诗集,请他吃自己最爱的蘑菇烩饭。时间长了,似乎也忘了相较这些骗人的酸诗,斑其实更爱真枪实干打一架;相较这些咸得要命的蘑菇烩饭,他其实更爱酸酸甜甜的豆皮寿司。


        而斑永远是那个可以第一时间猜到自己想法的人。忘记对方的,一直是自己。


        斑失望透顶选择离开时对他说的那番话,他一直铭记于心。他以为斑不明白自己的苦,不明白自己被夹在他与弟弟之间的难堪。其实到最后,不明白的那个,从来是自己。


        所以他为了村子可以对斑手起刀落。而斑,明明已经看穿最后的木遁分身却选择沉默不语,只是静静地承受了他那穿心一剑。


        后来,手刃叛徒的木叶英雄站在荒废已久的宇智波族长家里,无意中在满布灰尘的枕头底下发现那本曾被宇智波斑随意丢弃的短诗集。洁净的书角还留有常常擦拭的痕迹,中间清晰的折痕可以看出曾被细细地翻阅过无数遍,扉页处端端正正地写着一句骗人的酸诗: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评论
热度(62)
  1. 三觀不正皮喵 转载了此文字

© 三觀不正 | Powered by LOFTER